校园故事
主页 > 校园故事 > 内容页
2012-03-27 17:59 作者:
电影主角
  

  范生在这所省城的大学里毫无生气地过了一年。暑假里看到复读的卢静高考估分不太理想时,就一个劲地撺掇她报考自己所在的大学。名字叫静,其实她一点也不见静,男孩子一样,疯疯癫癫的。沉静的倒是她的另一个死党亚楠,言语不多,有点像电视台里的中年主持人,保持收视率靠的是经验与智慧。亚楠的估分还可以,超出重点线20多分。
  大学这一年,他没有找到能像他和卢静亚楠在一起时有感觉的女孩子。无论在哪儿,范生总有一种自然而然地接近女孩子们的诀窍。也许因为个头小,性格外向容易接近的缘故吧。要说感情,范生是偏向卢静的,觉得他们有共同的爱好,相近的性格,很适合的。但是,那种很熟的感觉,还有不把他当男生去避讳的意识,让范生义不敢轻举妄动。他常在心里自问,卢静只是把他当成没有性别的哥们儿还是她的天性中对谁都这样?他怕自己再前进一步连朋友也没得做。
  亚楠的重点报得偏大,结果和卢静一道被范生的学校录取。几个人汇在一起放下了紧张了十多年的心思,然后聚集在范生淮河边的家里呆了几天。每到傍晚,范生的父母趁天凉去地里干活,他去河里洗澡,亚楠满脸汗水地坐在厨房里朝灶膛里添火,卢静则像范生房子里的主人,帮他收拾衣服。卢静身着淡淡的细碎小花连衣裙的背影,让范生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后家的气氛。他喜欢看一眼就能一览无余的卢静,像一张单纯而透明的纸。复读时她写来的信都是“生哥……”,而亚楠的却是冷冰冰的“范生……”也正是因了这样的称呼,让他拿不准她对他的好是否掺有爱情的成分,惟恐她只是无心地把他当成了亲情意义上的哥。
 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新生入学的第二天。范生去找她们,在卢静被蚊帐围着的床头,无意中看到了那页翻开的日记本:“每有F的日子,我的日记就显得那么拥挤、丰满……”范生又激动又紧张地合拢它,脸变得发热。F,范生拼音的缩写范生开始自然而然地单独约会卢静。亚楠不得不常常游离于早已形成的3人组合,些许的失落。他们在一起也不过是吃吃饭,逛逛超市,甚至连一句甜蜜腻人的情话都没说过。只是,牵她的手时没有了局促与不安。夜自习时,卢静和亚楠先去的时候总是在阅览室里占下3个位子,范生则有意无意地漏掉亚楠。她也不生气,有时候还会主动去找范生,和他一道去听他们中文系的课。她喜欢写些风花雪月的故事,很理想很惟美的爱情。国庆长假3个人在公园里泡了两天。范生牵着两个女孩子的手,感受着女孩子的温软。亚楠的手心却是汗涔涔的,尽管已经秋意盎然了。照相的时候,两个女生半蹲着,范生的手臂搭在她们的肩上,他不想让照片上永久地留下一个男人的弱小。在别人艳羡的眼神里,他读到了自己的幸福。
  假期的最后一天卢静忽然没有了影踪。亚楠告诉他卢静回老家了,听说她们复读时的班主任方世病得不轻,她回去看看。还小心翼翼地提醒范生都是过去的事了,别在意。范生就更急着追问怎么回事,亚楠方才吞吞吐吐地说,同学们都传着卢静一直暗恋着方世老师。范生根本没法相信:“瞎说什么呀!我知道她一直是喜欢我的,我看过她的一篇日记:每有F的日子,我的日记就显得拥挤、丰满……”亚楠怔了怔,怯怯地回道:“也许吧。可是方老师的名字拼音缩写也是F呀!”范生就有些坚持不住的感觉,怅然若失。卢静晚上10:00多回到学校时,见范生依然在女生楼下守候着,眼眶一热,旋即就偎到范生的怀里,眼泪无声无息地滑下来。范生搞不清楚她此刻的心情,甚至有些担心她说出些什么,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着。范生第一次贴近—个异性,她的体香,她的温热,却没有唤出他曾经想像过无数遍的激情。女生楼就要关门了,卢静神色黯然地告诉范生:“我和方世的关系,亚楠最了解,还是让她告诉你吧。”亚楠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!范生忽然间感觉卢静混沌起来,原本的清澈透明被这最后一句话搅乱了。他希望她给他一个借口,哪怕是谎言。然而没有,她甚至懒得编造理南。他们之间曾经的一切,好像若有若无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她从来没有给过他什么承诺。可是,刚刚结束的拥抱呢?如果说语言可以是欺骗的,那个拥抱却真切地传递过她的温暖啊。

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