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故事
主页 > 职场故事 > 内容页
2021-09-16 20:44 作者:北雪
子龙脱袍
  

  周锦江是杭州人。别看他年逾花甲,可是精力充沛,锦江制衣集团在他的领导下,已经成为长江三角地区最著名的私企。周锦江的儿子周大鹏是留美的博士,目前任锦江集团对欧洲销售部的总经理。
  
  周大鹏这天正领人制定外销计划,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打电话的人是周锦江。周锦江对儿子上个月的销售成绩很满意,他今天晚上设宴,要犒劳周大鹏一下。
  
  周大鹏心中纳闷,父亲素日里可是个追求完美的人,自己虽然每个月都能超额完成服装出口的任务,可是父亲从来也没夸讲过他一句。今天这太阳莫不是从西边出来了?
  
  周家父子坐上车直奔西城区。西城区是工业区,哪有什么大酒店啊?周锦江见周大鹏—路东张西望。他对儿子笑道:“知道牛老二酒店吗?那里的溜炒鳝丝可是杭州湾一绝呀,今天我不仅要带你尝鲜,还要去看一场好戏。”
  
  牛老二酒店的溜炒鳝丝好吃,周大鹏早就听说过,可是酒店里能看到什么好戏呢?周锦江一贯的作风就是把谜底放到最后才揭开。周大鹏索性也就不问了。
  
  凯迪拉克车开了20多分钟,最后停在了牛老二酒店的楼下。牛老二酒店是一座3层楼的小型酒店。这里的招牌菜就是溜炒鳝丝。
  
  要说溜炒鳝丝在杭州湾也很常见,可是牛老二炒的鳝丝却堪称一绝。牛老二今年五十几岁的样子,高鼻子鼓眼睛还剃了一个大光头。牛彝长得特像他爹牛老二。牛家父子一见车停稳,他们急忙出来迎接。
  
  周大鹏跟在父亲身后,仔细一听牛家父子说话,他才明白过来:原来他们父子要请周锦江当一回裁判,今天一定要比比他们爷俩究竟是谁做的溜炒鳝丝好吃。
  
  周大鹏来到菊字号的包间里,他一边喝茶,一边看着忙于斗菜的牛家父子暗笑。
  
  周锦江见儿子不明白这里面的玄机,便附在周大鹏的耳边说道:“牛家父子明着是斗菜,暗地里是为了争酒楼的领导权啊!”
  
  牛老二酒店开了二十几年,也不见扩大发展,眼看着和牛家酒店一同起步的酒店都成了星级酒店,牛犇不干了。他强烈要求牛老二让出酒店老板的位置,他要用世界上最先进的酒店管理模式来管理酒店。
  
  牛家父子互不相让,最后决定以斗菜论输赢。如果是牛老二获胜,酒店还是按照既定的模式经营,反之牛老二将让出管理权。看来今天平静的餐桌上将会有一场激烈的厮杀了。
  
  酒店的服务员先端上了8道色香味俱佳的压桌菜。半个小时后,牛家父子做的两道溜炒鳝丝就被服务员端了上来。
  
  虽然这两盘子溜炒鳝丝并没有写上名字,可是周锦江对牛老二炒的鳝丝最熟悉不过,为了公允,他转头对牛家父子说道:“还是叫我儿子当裁判吧!”
  
  周大鹏为难地说:“这个恐怕不合适吧!”
  
  牛家父子对周锦江这个提议都觉得挺有道理。周大鹏推辞不过,他只得拿起筷子,试尝第一盘溜炒鳝丝。
  
  溜炒鳝丝这道菜的主料是鳝鱼,辅料是鲜香菇、青辣椒、玉兰片和紫苏叶,这四样东西分别是白、绿、褐、紫四色,衬托得金黄的鳝丝竟比怒放的菊花还要好看!做时首先要将鳝鱼去皮,然后再仔细烹制。成菜的过程中不仅需要厨师一丝不苟,而且此菜还特别注重油温和火候。
  
  周大鹏尝罢第一盘鳝丝后连连点头,可是当他尝罢第二盘鳝丝却变了脸色——第二盘鳝丝的味道奇香,刺激得周大鹏舌头上的味蕾津液横流,意念中竟有一种非食不可的感觉。
  
  周大鹏放下筷子,他指着第一盘的溜炒鳝丝说道:“我觉得还是第一盘鳝丝味道纯正!”
  
  周大鹏话音落地,牛犇一把抓住了周大鹏的手,激动得连声感谢。第一盘溜炒鳝丝就是牛犇做的。周锦江也觉得不可思议,他尝罢鳝丝,皱眉说道:“大鹏,明明是第二盘鳝丝好吃……你难道最近感冒了?”
  
  周大鹏说道:“我吃过很多家酒楼的溜炒鳝丝,可是哪位厨师也不能把鳝丝炒得如此之香,我怀疑牛伯父做的鳝丝里面添加了强力香精素、特效增鲜剂等人工原料……”
  
  牛老二听周大鹏怀疑自己做的鳝丝不是天然味道,他眼睛一瞪吼道:“你小子懂什么,我用的鳝鱼全都是青泥溪中野生的黄金鳝!”



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