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故事
主页 > 友情故事 > 内容页
2012-03-22 19:30 作者:
追梦人
  

  大学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——特困生。

  在上大学之前,我和许多人一样对他们有偏见。认为他们都很偏执、心灵阴暗、把别人的帮助当作一种施舍。但是,小静让我知道自己是多么狭隘和无知。

  小静,大山里走出来的金凤凰。她的高考成绩是我们班最高分,她还是我的舍友。

  小静长得眉清目秀,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尤其吸引人,透着刚毅和智慧。豆芽菜般的身材和我们这些城里的白胖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第一次开班会,大家要做自我介绍。小静简短但充满自信的发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“大家好,我叫小静,我从闭塞的大山里走出来。我们家很穷,爸妈靠种几亩薄田度日,有时我爸还会给外地采石场当工,日子过得永远都是紧巴巴的。许多人都劝他们不要让我和弟弟上学了,我爸坚决不同意。我想就为这我也得拼命学习。所以怀揣着梦想,我最终来到了这里,我渴望新知,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改变山里人的生活。”

  大学生活就这样悄然开始了。然而,我却并不适应这样的生活。例如:学校每周例行的卫生大检查要求把被子叠成“豆腐块”,我却死活也叠不出那形状,急得满头大汗。每到这个时候小静都会主动帮我搞定。次数多了我也就不以为然,好像这是她该做的。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,把别人的帮助当成一种理所当然的事,没有丝毫感激。

  后来,小静竞选上了班里的生活委员。她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:我们班发补助从来没有出现别的班账目不清的情况;给特困生下发特困补助也做足了公平公正的工作;自打她上任我们就没擦过黑板。小静还在课余时间带了两个学生,她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。还记得她第一次拿到钱请我们几个姐妹吃饭时说:“我懂得不多,谢谢大家的帮助,我愿意和你们做一辈子的姐妹。”当时我很惭愧,因为我根本就没把她当成朋友更不用说姐妹了,但她那句话至今仍让我感动。

  大一下学期噩耗传来:小静的爸爸在采石时被炸死了。那天,寝室气氛很悲凉。小静失声痛哭,我们也跟着流泪。这时候大家都明白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。第二天早上小静说要一个人在寝室静一静,催我们快去上课。我要留下陪她,她坚决不同意,说她没事,让我千万不能耽误课,还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。怀着不安的心情听了两节课后我们匆匆赶回寝室。打开门我们一拥而入,小静已不见踪影。寝室打扫得一尘不染,所有的水壶都打满了水,水杯也一样。桌子上放着一封信。我颤抖着将它撕开,真害怕这会是一封遗书。

  “亲爱的姐妹们,原谅我的不告而别,我们的缘分大概只能到此了。爱过的永远停留在一个地方。我走了,你们放心吧,我不会做傻事。爸去了,我必须支撑起这个家,弟弟我得供,妈妈我得养。这是我必须面对的现实,我没有怨言,真的。半年多的相处,你们教会了我许多东西,感谢的话不说了,只希望你们把握住学习的机会,把握住自己的未来。不用担心我,也不用试图找我,当我挣到钱一定会重返校园!再见。”寝室已经哭成一片,我的鼻涕和眼泪把信纸弄得脏兮兮的。

  现在,我偶尔还会将那封信拿出来翻看。它记载着一个坚毅女孩的故事,也记载着我逝去的青春中一段永远无法忘记的片断,它将永远激励着我。

  亲爱的姐姐,你现在身在何方,你距离自己的梦想还有多远?




相关内容